伪羡是个大醋包子

这里系伪羡
欢迎勾搭聊天深交
扩列中……
想要个cp!!!(大声
详细看置顶呐
感谢相遇❤️蛞蝓

欲坠

3


一片暗紫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猩红色,带着几分狰狞。


洛冰河捂着刚刚被岩石给撞折了的手臂,小心翼翼地从这块石头跳到另一块去。


步伐坚定,好像肩上背负了某种重任。


洛冰河额前几缕碎发遮住了仇爱交织、毫无光芒的眸子,他想,以前这种受伤的时候,自己偶尔会奢求半点阳光,但是,自那人赐药后,便变得无所畏惧了,好像那人会一直站在他身后。但是,这终究不是事实,也许他会更在意自己从小到大就一直在身边的师兄弟吧。


站在他身边的,可能终究不是自己。


以前不是,以后也不是。


一番乌七八糟的想法过后,洛冰河已经从那边的山脚走到一处较为光亮,尚且有几只动物几棵树的地方了。


洛冰河没有武器,无法,只能徒手去捕捉猎物。


缓缓地走到一棵树旁,漫不经心地蹲下去,却发现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。


低头一望,发现是一只仰着脖子,用鼻孔朝着自己的黑色类似松鼠的动物。


洛冰河和它的鼻子大眼瞪小孔。


“呵。”


洛冰河提着松鼠肥胖的脖子,把它扔到一边,却不自主地冷冷哼道。好像是在挑衅。


松鼠挥了挥蓬大柔软的尾巴,尾巴并不全黑,

尾部有几撮白毛。

失踪人口回归汇报x

超不漂亮的一组摄影

余温

#最爱你的那十年
#蒋文旭视角

蒋文旭的噩梦特别美好。
美好到不像是噩梦。
梦中,自己像往常一般回家,爱人贺知书冲自己温柔地笑,望一眼都得溺进去。
自己放下手中的公文包,把爱人拥入怀中。爱人的头发软软的,还有好闻的洗发水味。
良久,只听见贺知书颇带几分笑意说,“今天是冬至呢。哥,我们一起包饺子吧,好不好?”
蒋文旭点点头,“好啊。记得要放硬币啊。”
梦到这里,就停住了。
蒋文旭忽然想起来,自己那一天根本没有回家,没有饺子,没有硬币,没有知书。
贺知书早就死了。
宁愿水葬漂流四方,孤独地走遍世界,也不想再见自己一面。
院子里的茉莉花早已凋零。

占tag致歉
#非原著向,私设偶偶系!
#现代pa
#R18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4
自那天晚上之后,晓星尘每每与薛洋有近距离接触,都忍不住怦然心动。但是迟钝如晓星尘,骄傲如晓星尘,自然不愿去想 不愿去猜 不愿去问。
薛洋也有这么一份心思,但那晚确实不是那个意思,一直以为晓星尘当两人是朋友,便不挑明。他是个率直的,凡事有问题便提出来了,他想,若晓星尘喜欢自己,那早就在一块了。

5
义城大学的住宿条件倒也是不错,两人为一个宿舍单位,床够大,书柜衣柜洗衣机浴缸什么杂七杂八的倒也齐全。

6
大学生了,大家都是成年人,难免喝酒聚会泡吧熬夜。薛洋是个夜光族,常常晚上都有活动,不过每次喝酒都看着酒量来,倒也不至于“醉生梦死”的境界。
晓星尘自然不满,但更多的是担心,于是向校方申请调换宿舍,和薛洋的舍友换了换。每次薛洋喝酒回来,都是晓星尘亲手为他更换衣物擦身子,从薛洋房间出来,晓星尘的脸色都如红蜡,下身也“擦枪走火”。

占tag致歉
#非原著向,私设偶偶系!
#现代pa
#R18⁄(⁄ ⁄ ⁄ω⁄ ⁄ ⁄)⁄

1
薛洋和晓星尘两个人的初次见面,是在义城大学的某个交友会上。
“你好,我是晓星尘。”坐在薛洋对面的白衣男子轻轻地笑了笑。
薛洋目光放肆地打量着对方,心想,这小哥长得挺好:“哦,你好,我薛洋。”
晓星尘不好意思地整了整头发,被人注视得有点害羞,毕竟是两个陌生人。

2
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很快就混熟了,在彼此心中都有一席之位,是相识相知的朋友,不可或缺。

3
晓星尘瞎了。
因为他把眼膜给了自己的哥哥。
那一晚,晓星尘很平淡地告诉了薛洋,“阿洋,我的眼睛没了。”
薛洋什么都没说,把微微冰凉的手放在了晓星尘合着的眼皮上,靠近晓星尘的耳朵笑了笑,笑声很清脆:“瞎说,你的眼睛还是温暖的呢。”

伊人

高亮⚠️严重ooc  


人设秀秀滴(大概有私设


现代pa:温柔才子beta攻x傲娇少爷omega受


cp当然是追凌啦


4
“喂!你好。我是来合租的,还有空房吗。”金凌撇着嘴巴,脸上的表情活像有人欠他二五八万似的。

蓝景仪一听是来合租的,笑容灿烂起来,道:“是的!嘿嘿嘿可以问一下您的性别吗?”

这人怎么这么失礼。金凌皱起眉头,还是坦然说道:“男生,omega。”

“好的好的!三个月的房租是8000元,只管住,饭不会做……你放心好了,这座房子只有我一个alpha和一个beta。安全是保证的,我已经有女朋友啦。另外,房东就是那个beta,长得可帅了!”蓝思追兴奋着,喋喋不休地念叨。

直到一阵忙音入耳,蓝思追才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。

5
金凌提着行李走到房门前,颇为嫌弃地打量了两眼,“啧,这就是我要住的地方?”

听到门铃声,蓝思追放下手里的书,起身去开门。

这时的蓝思追还带着低度数的眼镜,带着蓝家一贯有的文质彬彬的书卷气,整个人显得脱俗尔雅。

金凌不禁对他产生好感。

蓝思追微微展颜:“金公子是吗?您好,我是这里的房东蓝思追。”

磁性的少年音飘入金凌耳里,金凌微眯眼睛,有点儿沉醉,小声说:“你好,叫我金凌就可以了……”

“什么?”蓝思追没听清。

金凌拖着行李从蓝思追身旁绕过去。“没、没什么!”

伊人

高亮⚠️严重ooc  


人设秀秀滴(大概有私设


现代pa:温柔才子beta攻x傲娇少爷omega受


cp当然是追凌啦


3
金凌是个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大少爷。

在几天前,他舅舅江澄表示:“金凌,你得学会独立。你出去住吧。”

“我不想去……舅舅……”金凌泪眼婆娑地望着江澄。

“闭嘴!成何体统!最近新闻上那什么兔崽子都说了,要学会什么勤工俭学…”江澄瞪了金凌一眼。“你可是要继承金家的。”

“知道了舅舅。那个不是兔崽子,是蓝教授好嘛。”

“哼。”


马上就要住进去啦!(*/ω\*)
嘿嘿嘿

伊人

高亮⚠️严重ooc  


人设秀秀滴(大概有私设


现代pa:温柔才子beta攻x傲娇少爷omega受


cp当然是追凌啦


1
“思追……我们这儿不是空出一间房吗?含光君说要勤工俭学来着…就想贴个广告招租赚点房租钱交差啦。这是你的房子,就来问问你啦。”蓝景仪挠挠头,脸上浮着些许红晕,颇带尴尬道。

蓝思追思索片刻,点点头。“想法不错,挺好的。那广告就拜托你了。”

“行!一定要找个好看的omega小姐姐……嘿嘿。”

蓝思追:……景仪能找个男生嘛。

2
蓝思追是个beta,虽然五官俊朗,气质出众,功课优秀,但一直并没有多少追求者。

蓝思追还有个室友,是个alpha,却是比蓝思追要矮上一节,还是个话唠,却意外地获得了一众姐姐粉追求者。也就是蓝景仪。


因此,蓝景仪对蓝思追可是嘲笑了很久。


大小姐马上就要出场啦。很多都略过了,主要是开车(希望能让 @日常咕咕鸽 爆肝。)


灵感来自诗经《蒹葭》。

嘿嘿嘿拐到太太了

虽然是个渣渣
但还是意外拐到了一个超棒的dalao!!!
绑画@日常咕咕鸽 
一起咕咕咕哈哈哈哈哈哈!
快活啊!!!
她超棒的
赶快关注➕!
爱她!❤️❤️❤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