伪羡是个大醋包子

这里系伪羡
欢迎勾搭聊天深交
扩列中……
想要个cp!!!(大声
详细看置顶呐
感谢相遇❤️蛞蝓

欲坠

3


一片暗紫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猩红色,带着几分狰狞。


洛冰河捂着刚刚被岩石给撞折了的手臂,小心翼翼地从这块石头跳到另一块去。


步伐坚定,好像肩上背负了某种重任。


洛冰河额前几缕碎发遮住了仇爱交织、毫无光芒的眸子,他想,以前这种受伤的时候,自己偶尔会奢求半点阳光,但是,自那人赐药后,便变得无所畏惧了,好像那人会一直站在他身后。但是,这终究不是事实,也许他会更在意自己从小到大就一直在身边的师兄弟吧。


站在他身边的,可能终究不是自己。


以前不是,以后也不是。


一番乌七八糟的想法过后,洛冰河已经从那边的山脚走到一处较为光亮,尚且有几只动物几棵树的地方了。


洛冰河没有武器,无法,只能徒手去捕捉猎物。


缓缓地走到一棵树旁,漫不经心地蹲下去,却发现脚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。


低头一望,发现是一只仰着脖子,用鼻孔朝着自己的黑色类似松鼠的动物。


洛冰河和它的鼻子大眼瞪小孔。


“呵。”


洛冰河提着松鼠肥胖的脖子,把它扔到一边,却不自主地冷冷哼道。好像是在挑衅。


松鼠挥了挥蓬大柔软的尾巴,尾巴并不全黑,

尾部有几撮白毛。

评论

热度(9)